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5,Rue Eugène Manuel

 
 
 

日志

 
 

一篇对黄灿然的采访  

2011-12-21 10:57:45|  分类: 波罗密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看过一篇黄灿然写的诗评,很长,内容已经全忘记了,只记下了他的名字。昨天偶然看到一个对他的采访,也很长,但是一下看完了,并且惊讶于里面竟有那么多简单而完全正确的话——我认为的正确。这篇访问是关于诗歌的,因为黄灿然本人是个诗人和翻译者。
      有时候我们越多接触各种解释论,比方哲学观点、神秘主义、或者政治观点,就会越想厘清自己立身的根本到底是什么,是依靠一种宗教而活的?还是一种政治价值观?还是一种宿命论之类的东西?我个人倚仗的是诗歌。
      我的逻辑性和推理力很差,先天如此,所以在日常生活里很依赖直观感受和感觉。对我而言诗歌是一种处理外物与自己的关系的准绳。像诗的就是好的,因为诗歌有纯粹,适度和简单的品质。 如果一个东西缺乏那种类诗的特质,安全起见,我会对它保持距离。
      黄灿然先生对诗歌写作中的“道德问题”的表述让我觉得很惊喜。

我把一些美丽的句子摘在下面:



伊丽莎白·毕晓普曾说,她的诗服膺三样东西:简单准确神秘

当我们单调和孤独的时候,心灵才真正启动。

如果我们心灵足够强大,感受力足够强大,一天的经历就足够让你一生写不完。

反过来说,我们一生无非是用几个层次和视域来感受同一天的东西而已...

很多人的才能就在饭局上说掉了或把气耗掉了。

其实道德问题就是美学问题,甚至比美学还微妙。当你在诗中对某物丶某人丶某事,甚至物体上的光影丶人脸上的表情丶事件的各种因素作出判断时,常常就是道德 判断,而这道德判断就是美学,因为你稍微偏移,诗就坏了
而一首诗,几乎每一行都充满判断,包括题目。我们常常以为那是美学的问题,是诗人敏感度的问题, 是文字灵巧性的问题,其实是道德问题。

但在字字斟酌的诗的语言里,没有任何事物是寻常或正常的——任何一个石头及其上方的任何一朵云;任何一个白日以及接续而来的任何一个夜晚;尤其是任何一种存在,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存在。

任何人要发挥所长,就必须及早放弃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必定是浪费精力和时间又令人烦恼的,但它们都以享乐的形式出现。

我一直处于对世界的爱慕中,如同恋爱之前对恋人的爱慕。

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整个文明世界都毁灭了,只剩下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不是诗人,从未听说过诗歌。
你想想,他最有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猜是写诗。
如果是 剩下一男一女,我想他们未必会想到写诗。
他们会生孩子,可能是一大群孩子。
而我很肯定,这些孩子之中必有一个诗人。
当这孩子譬如说看到阳光,置身阳光中 他会有话要说
而且他也看到父母兄弟姐妹对此也有话说,但都是说得如同没说,跟他内心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于是诗歌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便齐备了。


采访全文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