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5,Rue Eugène Manuel

 
 
 

日志

 
 

浮云,神马  

2011-11-14 10:46:18|  分类: 不知道干什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马,浮云 - chrisfue -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爱马仕香水:“旅行”,官网

去电影院看电影,好几次看到贴片的爱马仕“旅行”的广告片。拍得满是灵性,又洒脱,不像那些充满衣香鬓影的伦常香水片;在大荧幕上一放,真漂亮。后来才知道请的是名导操刀,再后来我买东西收到这支香的小样,接着,它成了我真正为自己买下的第一支香水。

名导的把握确实到位,白鸽是灵魂,马是躯体,合起来组成一个旅行的形象,它可能刚出发,可能正在路上,也可能已经在意识之路上奔驰了一万年了。这种极简的,浅灰色的调子,不古典也不现代,是香水的第三条路。当然有人把这条路命名为“水生调”,是一种空气般的充盈,一种若隐若现。很多玩香水的内行都爱宣称自己不喜欢水生调,因为它和那些沙龙香密实具体的香氛完全背道而行,有点不知道在说什么。爱马仕近年的香水主要由Jean-Claude Ellena操刀调配,他就是水生调的当家师傅,那几个这花园那花园都是他搞出来的,很成功的流行开了。

我觉得“旅行”在此基础上更抽象了点。比方以前花园系列是印象派,现在可能进化到了现代派。在这之前我一直想找一支又苦又轻盈的香水,用来浸染接近自己的空气,直到今天都没再找到比它更合适的了。“旅行”是中性的,男女皆可用,夏天喷点,和着身上出的汗,带着潮潮的木头香气和白檀,会让你自觉矜贵一点。反正JCE调出的爱马仕真的很爱马仕,不是那种鲜花着锦式的富贵,而是一种淡漠,亲切和无迹可寻,就像那些富得整天玩马的人的表情一样。爱马仕现在大概已不做马具了,但就靠它做的那些个包,丝巾和衣服,也跟其他的一线牌子划开了距离,靠的就是这股冷淡气。他家层出不穷的淡然的香水强化了这种意识,整个严严包裹了这个品牌。

这支香的留香时间比较短,在我身上可能两小时左右就湮灭了,那匹马跑得无影无踪。在独处静默时,甚至能感觉到它的逸去。因为没出香精,只出了淡香水,这个问题几乎没法解决,只能多喷点。男性的体味可以让香水有更多的变化性,是件很有趣的事,可能糅合上稍重点的体味,它会持久一点。

“旅行”也是一种期许。你会同意。




有个伦敦时尚学院任教的法国老师开了个博客,叫麝香粒,专门品鉴各种香水,就像有人喜欢掉书袋,此君喜欢掉“香”袋,还喜欢弄出很多个“100大名香”之类的排名以显专业素养;但是他的英法双语的文章写得是真心流利漂亮,特简单译出写“旅行”的这篇,看看专家的口吻若何——也只能是看看,香水永远是件私事。



“旅行”, Ellena式的第五元素

Jean-Claude Ellena被爱马仕所期许,调制一支新的关于“旅行”的香水,并且意涵不能雷同于他之前所作的“花园”系列时,他公开承认,他真的觉得“不知所措了,卡住了,犹豫了并且全乱了。直到最后,他决定选择使用抽象概念来表达它:我们从来没做过的,一款讲述最美的旅行的香水。”

很明显,虽然广告片里出现了骏马和鸽子,但真正被选中用来承载这场旅行的方式是意识化的,无形的:“旅行”是一支完全泯灭了物质存在的香水,可能只是一缕空气中微光,除了“木调,麝香”,它没有给出其它关于自己的任何提示。

因为出自Jean-Claude Ellena,我们得以知道这种轻灵的质感来自他一贯风格的延续,而不是缺少什么原材料了。之前他经常营造一种水,或者空气的感觉,虚空而无法把握,好像是为了避免把自己拉入任何前人的窠臼,这种风格让他的作品时而令人深深回味,时而充满充满无法言说的简洁,接近于虚无。但这正是他的风格,一种对字眼(比方:“旅行”)的优雅精密的解读:用最简单的表达获取最大的效果。所以这不是另一支让人得厌食症的iFrag(香水名),而且它一定会成功的吸引消费者,把他们的注意力从那些密实的香氛里拉出来,进入这次酯类的旅行。

它完美地做到了所宣称的:可以把你带往脑海里梦想的任何地方。但是熟知Jean-Claude Ellena以前的爱马仕作品的人则一定能找到一种似曾相识感,精髓还是没变,仿佛同一个公式下的一个翻本。

是一种灵巧的穿插吗?那些之前的“橘彩星光“,“玫瑰花道”,“尼罗河花园”,“凯利驿马车”(全是爱马仕的香水名)。可能还有“雪白龙胆”,和一点点关于根和鸢尾的回忆。胡椒/木香/麝香的组合让我想起“雨中的欧白芷”。生姜味?那是“季风后的花园”。豆蔻味?同样来自“季风后的花园”,和“宣言”。茶味?让人想起宝格丽的“绿茶”香精,那下意识的淡淡的绿茉莉。这支香还强调了薄雾般的麝香,正像之前在“雪白龙胆”里提过的,有时我还能闻到白麝香基底上的一点点牛奶巧克力味。它还带着点抽象的偏檀香味的雪松的气息(“椒香丝路”),把我们带回以西柚气息开场的爱马仕的“大地”。(引号的全是香水名)

Jean-Claude Ellena喜欢说他玩的就是嗅觉的幻象戏法;在“旅行”里,这种手法更像一种暗示。因为这支香水同样可视作Ellena以前的作品们的精华集锦,一次遨游。不光我一个人注意到这一点。

可也不是说这就是一条更坏的路。相反,“旅行”典雅,轻盈而不失韧性:很难不去喜欢它。还有,可替换装的马镫型的瓶子也够美,够坚固,看起来就像一件你能当成传家宝传给下一代的东西一样——就像,比方说,一只爱马仕包。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