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5,Rue Eugène Manuel

 
 
 
 
 
 

不一样公司

2012-1-16 10:49:12 阅读218 评论3 162012/01 Jan16



以后再写不一样公司吧,买了他们4个十毫升的小香:鸢尾木、胡椒玫瑰、桂花、趣&树叶。
最有意思的是鸢尾,这是一种娇软柔媚的花,弱不胜风,其味却肥厚而肉欲。
还得了个小样叫”Pure Virgin",
现在我打字手腕上就涂了一点。
virgin是一种信仰,确实可以分成纯的和不纯的,虽然并不一定以SEX为区隔。
这支香用香草,微酸的柠檬和一点淡淡的肥皂气来表现,是十五岁的少女气息。


自从打折季开始就没时间写东西了。看了十个电影。接着是收拾东西准备回国。
网停了,上网不易。
扔东西和收拾箱子。
没有人会喜欢这个过程,我想起去年看的电影《疯狂的爱》:
伊夫.圣罗兰死了,让-皮埃尔.贝杰把他们曾经一起住的宅子卖空了。这是一种绝望。
于是我去亚马逊把这张碟买了。
拥有过的每样东西,我都自觉对它们负上了一层责任。扔一个就歉疚一次。

我不高兴,也不难过,只是在捱回去前的日子。
不知都是谁在看这个博客。跟你说Hi。

作者  | 2012-1-16 10:49:12 | 阅读(21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深冬

2012-1-5 8:45:34 阅读157 评论0 52012/01 Jan5

深冬 - chrisfue -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这是一架电影放映机。正在工作中。


冬天已经探底了。今年没有雪,巴黎惶惶然,经济衰退比冬天更寒冷。
各路消息汇总过来:消费税要涨,留学生的担保金要提高,公司调低2012年度预算,汇率走低,食品涨价,消费不畅。领导在新年讲话里说:这无疑是二次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当然。而且危机才刚刚开始。民调显示相当数量的市民决定取消在下一个打折季的购物计划,走过街头,那些美丽而寂寞的橱窗闪着晶莹的光。

跟我没太大关系了,我在冬天结束之前离开。

今年的冬季打折季从1月11号开始,同天开始的还有主流电影院线UGC推出的名为《 Les Incontournables UGC 》的展映活动,为期一周,以3欧元/位的低价回放上年度公映的佳片。今年的评选由UGC和《费加罗》杂志联合主持,共选出23部电影,如下:

    《雨水危机》《También la lluvia》Iciar Bollain
    《焦土之城》《Incendies》 Denis Villeneuve
    《国王的演讲》《The King's Speech》Tom Hooper
    《黑天鹅》《Black Swan》Darren Aronofsky
    《阁楼女人》《Les femmes du 6ème étage》Philippe Le Guay
    《大地惊雷》《True Grit》Ethan Coen & Joel Coen
    《冬之骨》《Winter's Bone》Debra Granik
    《假小子》《Tomboy》Céline Sciamma
    《陌生人》《L'étrangère》Feo Aladag
    《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Woody Allen
    《生命之树》《The tree of life》Terrence Malick
    《单车男孩》《Le Gamin au Vélo》Luc Dardenne
    《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Nader and Simin, a Separation》Asghar Farhadi
    《忧郁症》《Melancholia》Lars Von Trier
    《命运的宣战》《La guerre est déclarée》Valérie Donzelli
    《教皇诞生》《Habemus Papam》Nanni Moretti
    《我们去何方》《Et maintenant, on va où ?》Nadine Labaki
    《亡命驾驶》《Drive》Nicolas Winding Refn
    《艺术家》《Artist》Michel Hazanavicius
    《警员》《Polisse》Maiwenn
    《选战风云》《The Ides of March》George Clooney
    《国家行政》《L'exercice de l'état》Pierre Schoeller
    《触不可及》《Intouchables》Eric Toledano & Olivier Nakache

这些电影的信息都可以在豆瓣这样的网站找到。
UGC是家商业院线,所以其选取的影片皆为剧情片,算是法国人眼里上年度商业电影中的翘楚之作。
阿拉伯世界导演风头正劲。
最后再不嫌烦的诋毁一遍Woody Allen:《午夜巴黎》这样的片子还是算了吧。




这下面是最上面那台放映机的影子。


深冬 - chrisfue -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日记摘抄:

2011.05.08

贾樟柯是很会写文章的,从99年在南周上第一次看到他写的关于手提DV片展的文章时就知道了。时隔这么多年,我早忘了那篇文章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阅读后留下的感觉一直绵延至今。我想这可能是他在写作时呈现出的一种韵律,节奏;就像他在那些沉默的长镜头里展现出的节奏一样。

看了他写的侯孝贤,贾导提炼出的两人相交接的核心是,他从侯导那里确认了,“对个体感受的崇敬”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这种对自我的忠实和尊重是搞一切创作的前提。人总要先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才能伸出手拨开外物加诸于己的一道道成见和桎梏的迷雾。

有时我们隐隐有这种意识,但是不敢确认,当体制把你往大家都在或者仅仅是它喜欢的方向引的时候,你可能选择沉默接受,然后你可能更加疑惑,然后你可能会不开心,但你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就像戏剧学院教学生除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以外都是邪道;电影学院教学生怎样用固定的电影语言来构造人物和故事。学生们接受着。)侯孝贤和沈从文给了贾樟柯一种确认,他那种心有种子的人知道了,就会坚持。

以上是我今天在看几篇东西时回想到的。这几篇东西是《新周刊》最新一期的内文,这期的主题叫:大时代的边上。里面那篇取名为《你和时代合唱,我和自己独吟》的导文写得看似沉静平和,实则如一篇从大法螺里吹出的战斗号角。如果你感觉到紧迫了,那它就是檄文。我只能说这东西写的真不错,不知道能给多少看了它的人提供那种心灵的“确认”。   很多不是先知的人徘徊多年,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确认。

作者  | 2012-1-5 8:45:34 | 阅读(1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捆住他,绑着她

2011-12-31 11:20:07 阅读181 评论0 312011/12 Dec31


捆住他,绑着她 - chrisfue - 曼纽埃尔街的图志
 
(上传完图片等待显示时,一道像镭射光样的白线从上往下整个把图扫了一遍。第一反应这是绿坝技术?心里一阵发毛。)


这两天看了波兰斯基导演的新电影《杀戮》(《Carnage》);又看了几个版本的日本电影《春琴抄》。

《杀戮》改编自同名舞台剧,全片发生在一个密闭空间,讲述两对美国中产阶级夫妇在一个客厅里集体情绪崩溃之事件。这两对夫妇的小孩在玩耍时打架,一个把另一个的牙齿打落了;他们的双亲于是坐到一起进行友好协商,协商完毕,大人们坐在一起饮茶聊天,不知怎么就杠上、争执、讥讽、呕吐、控诉、醉酒、撒泼、失控,以及如此这般,直到结束。能完成这样一出戏的演员当然是伟大的演员——他们确实是,尤其是朱迪福斯特。但是用电影这种形式搞出这么一个全是对话的东西出来,不说它浪费,至少会给人一种错觉:觉得这是舞台剧《杀戮》发行的DVD纪念版,方便剧迷们在家中随时欣赏,就像音像店里摆着的那些《智取威虎山》和《俄克拉荷马》一样。

即便如此,技术层面上,这个片子没有什么可挑剔的,比上个月的《昂山素季》让人觉得舒服;跟《遇见陌生人》那些差不多等量齐观。这是我看的第一部波兰斯基作品,没有太多发言权,但是这片子浓重的中产阶级家庭伦理剧色彩让我联想到我讨厌的伍迪艾伦。这导演的双脚就插在美国中产阶层的沙坑里没拔出来过,喜中产阶级之喜,悲中产阶级之悲,困惑中产阶级之困惑。但,美国的中产阶级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乏味,最没有希望自我拯救的那批人了。拍这群人的生活和爱情,其意义除了记录和逗趣之外,其它几乎毫无所剩。前段时间网上有人说严歌苓,说她是那种典型的通俗文艺小说家,喜欢“充当上帝之手”,随意操控,拨弄笔下人物的命运以达到一种汹涌的戏剧性之目的。细想想,有道理。伍迪艾伦和这次波兰斯基搞出来的《杀戮》则是走到完全的另外一极,不干涉,不修饰,不抵抗;中产阶级的男男女女仿佛布袋人偶在场上哭哭笑笑,来了又去。

谁都知道他们的婚姻表面光鲜,底下朽烂。谁都知道他们终究会这样过下去。
带着一肚子的牢骚气。
随时准备在客厅里崩溃。

这群男男女女互相捆绑,互相折磨;观众勿要太入戏。

                              ---------------------------------------------------------------------------------------

《春琴抄》改编自小说。这是日本式的虐恋故事,将近一百年间被许多次的改编成舞台剧和电影——甚至还有越剧版。

这个故事算得上惊心动魄,讲年轻的男仆佐助无微不至的照顾九岁盲眼的小姐春琴。小姐善操三味线和古琴,美丽、任性、暴躁又天赋异禀。她挂牌授徒,被坏人用热水毁容以后,不希望佐助看到自己残缺了的脸,于是佐助用针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两人相伴至死。

好几个版本的电影,最喜欢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演的,因为这版最有说服力。这版的春琴最美,这版的佐助最敦善,而且这两个人虽各有孤僻顽固之处,却都是最单纯质性之人。正因为如此,美的东西毁伤之后,静默中爆发出巨大的冲击力。另两个版本的佐助则显得有点愚痴,有点被虐成瘾;他们的女神春琴就差没拿着皮鞭了。完全是 度 的问题。

爱情故事如果让人觉得不真,就很危险。这种虐恋,情节本来就奇诡乖张,正是要好好描绘其主人公的稍近人情之处,让故事能圆活,生动起来;要是火上浇油,再配上暗沉的色调,古怪的人物,变态的动作,便很容易迅速堕入二流。有一版《春琴抄》一上来就是男主人公去捉草芯里的大肉虫,拿回来在碾钵里舂成肉酱拌食料喂黄莺。肉虫在钵里扭动,让人张目结舌。

山口和三浦真是美好,又去找《伊豆的舞女》。里面两人头靠着头下五子棋,一个念书给另一个听,两人都一般年轻,一般纯洁无垢。看这样的镜头,觉得年纪相仿的两人,能在爱恋里一起成长,彼此荫蔽着对方的心灵;没有教导,没有施舍,是多优美自然的一件事。大把的少女沉迷于年长成熟的异性,固然他们有颠扑不破的好处,但一个偷懒被拽着走的情感世界,一种习惯性的顺服姿态,能有多大的意思呢。不过,眼下的年轻人也是越来越狡诈了,时势造人,无法可想。

                            ---------------------------------------------------------------------------------------

再有,前天陪人去蒙巴纳斯公墓,很多合墓,看到萨特和波伏娃,也看到潘玉良和王守义。
不管生前是怎样的因缘和别扭,死后他们被人放置到了一个无法再分离的台面上,接受所有来访者的目视。
萨特的那些情人和波伏娃的那些情人都远离了。
潘赞化也远离了。

每次到庙观或者墓园这种应该肃穆沉默的地方,我就一反常态管不住自己的口舌,抑制不住去说些神佛和先人不爱听的,他们立时还我以花报,有时被虫子咬肿腿,有时被香头灼伤手,屡试不爽。这次在潘玉良和王守义的墓前,我又克制不住,以王老先生的名字取笑一句,下一秒就被他们墓旁的小石绊了一下,不重,以示教训。我也重新认识了这两位敏感的老人。

世间的情人相互挟持,又各怀心事。偶尔一致向外,忍不住就拔剑互伤。

照前两天朝鲜播音员说的,就是:

        我们向包括韩国傀儡在内的世界各地的愚蠢政客们宣布,不要指望我们有任何改变。



不要指望我们有任何改变。

作者  | 2011-12-31 11:20:07 | 阅读(1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问答

2011-12-24 10:31:58 阅读129 评论0 242011/12 Dec24



- 你会爱我到什么时候
- 比你期盼的时间长一点点。

作者  | 2011-12-24 10:31:58 | 阅读(1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篇对黄灿然的采访

2011-12-21 10:57:45 阅读144 评论0 212011/12 Dec21



      几年前看过一篇黄灿然写的诗评,很长,内容已经全忘记了,只记下了他的名字。昨天偶然看到一个对他的采访,也很长,但是一下看完了,并且惊讶于里面竟有那么多简单而完全正确的话——我认为的正确。这篇访问是关于诗歌的,因为黄灿然本人是个诗人和翻译者。
      有时候我们越多接触各种解释论,比方哲学观点、神秘主义、或者政治观点,就会越想厘清自己立身的根本到底是什么,是依靠一种宗教而活的?还是一种政治价值观?还是一种宿命论之类的东西?我个人倚仗的是诗歌。
      我的逻辑性和推理力很差,先天如此,所以在日常生活里很依赖直观感受和感觉。对我而言诗歌是一种处理外物与自己的关系的准绳。像诗的就是好的,因为诗歌有纯粹,适度和简单的品质。 如果一个东西缺乏那种类诗的特质,安全起见,我会对它保持距离。
      黄灿然先生对诗歌写作中的“道德问题”的表述让我觉得很惊喜。

我把一些美丽的句子摘在下面:



伊丽莎白·毕晓普曾说,她的诗服膺三样东西:简单准确神秘

当我们单调和孤独的时候,心灵才真正启动。

如果我们心灵足够强大,感受力足够强大,一天的经历就足够让你一生写不完。

反过来说,我们一生无非是用几个层次和视域来感受同一天的东西而已...

很多人的才能就在饭局上说掉了或把气耗掉了。

其实道德问题就是美学问题,甚至比美学还微妙。当你在诗中对某物丶某人丶某事,甚至物体上的光影丶人脸上的表情丶事件的各种因素作出判断时,常常就是道德 判断,而这道德判断就是美学,因为你稍微偏移,诗就坏了
而一首诗,几乎每一行都充满判断,包括题目。我们常常以为那是美学的问题,是诗人敏感度的问题, 是文字灵巧性的问题,其实是道德问题。

但在字字斟酌的诗的语言里,没有任何事物是寻常或正常的——任何一个石头及其上方的任何一朵云;任何一个白日以及接续而来的任何一个夜晚;尤其是任何一种存在,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存在。

任何人要发挥所长,就必须及早放弃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必定是浪费精力和时间又令人烦恼的,但它们都以享乐的形式出现。

我一直处于对世界的爱慕中,如同恋爱之前对恋人的爱慕。

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整个文明世界都毁灭了,只剩下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不是诗人,从未听说过诗歌。
你想想,他最有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猜是写诗。
如果是 剩下一男一女,我想他们未必会想到写诗。
他们会生孩子,可能是一大群孩子。
而我很肯定,这些孩子之中必有一个诗人。
当这孩子譬如说看到阳光,置身阳光中 他会有话要说
而且他也看到父母兄弟姐妹对此也有话说,但都是说得如同没说,跟他内心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于是诗歌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便齐备了。


采访全文在:这里

作者  | 2011-12-21 10:57:45 | 阅读(1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